:::

公告 ep - 環保新知報你知 | 2019-10-03 | 人氣:39

氣候變代,就是現在這一代的事」。遷因為瑞典女孩在今年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會上演說引起全球重視,台灣該怎麼面對?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認為,面對氣候變遷必須即刻行動,未來全球經濟戰爭,可能會是比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戰爭,但現在不幸的是,在這次的總統競選過程裡面,沒有一個候選人能夠把危機看清楚,沒有一個候選人能夠聽更好的意見。李遠哲說,「我說我對蔡總統抱有希望,還是希望她能改變,才能真正瞭解目前的情況。以前她一直說,2025年以後的事是下一代的事,我要告訴她,下一代就是現在我們這一代的事」。

每年9月下旬的紐約,是聯合國年度大會的時間。但今年全世界的目光,都集中在16歲瑞典女孩通貝里的身上。

「我不該站在這裡,我本該在大西洋另一端上學,」在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上,她對60國領袖發表簡短演說,情緒幾度激動,「但你們卻向我們這樣的小孩尋求希望,你們怎麼敢。你們用空洞的承諾,偷走了我的夢想、我的童年。我還算幸運的一群。許多人在受苦、甚至死去。整個生態系統正在崩塌。我們站在大滅絕的起點。而你們所談論的卻只有錢,和經濟無止盡成長的童話。你們怎麼有這樣的膽子!」(延伸閱讀:氣候變遷大會 氣候少女通貝里:不負責的大人偷走了我的夢想與童年

幾天前,她才站在紐約街頭帶領至今全球規模最大的氣候罷課。9月20號當天,全球共有超過400萬人參加在150個國家的4500場氣候罷課行動,台灣也有近200人參加。

峰會上,來自12個不同國家的孩子們,在訴狀裡細細描述人權如何受到侵犯。他們指控,這些國家沒有利用資源「避免當前氣候危機帶來的致命和可預防後果,也並未有效與其他國家合作,解決這些問題」。

他們希望領袖們重新思考氣候目標,以及合作解決問題,也點出這些國家對降低溫室氣體排放承諾「遠遠不足」,因為他們的承諾顯然不足以將氣候增溫控制在攝氏2度以下。

「未來都沒了,還談什麼經濟成長?」是通貝里與這些年輕代表們向大人們大聲疾呼的口號,也是他們最深的憂慮。而對於發展的反思,也是諾貝爾獎得主、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幾十年來心心念念的問題。

《天下雜誌》特別專訪到長期關心全球氣候變遷議題的中研院院士李遠哲,以他曾任國際科學理事會會長,以及參與未來地球(Future Earth)科學計畫的高度,深入剖析氣候變遷的現況、國際社會對氣候變遷的努力,以及台灣該如何調整現有的思維與作法,重新定義「發展」的意義,以期及時扭轉地球的命運。以下為專訪紀要:

天下雜誌(以下簡稱問):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剛在紐約舉行。在台灣,氣候變遷也愈來愈多人關注,但還是沒有成為很主流的議題,請問氣候變遷現在在全球已經到了多嚴重的地步?

李遠哲(以下簡稱答):氣候變遷已經進入緊急狀態,30年前我們經常說,「地球未來會面對怎樣的危機」,以前講的未來已經變成現在了。

從亞馬遜到西伯利亞的森林都在著火,對全球人口和環境,都造成很大影響,對台灣的衝擊主要就是極端氣候例如颱風和熱浪,農漁業也受到影響。

2008年我當選國際科學理事會會長後,將近7年,所有精力都放在氣候變遷議題上。2015年底的巴黎氣候峰會,全球90多國元首聚集在一起,我那時候還覺得欣慰,人類終於覺醒,要把工業革命以來的溫升控制不超過兩度。(延伸閱讀:暖化靠巴黎峰會來救 有救嗎?

儘管現在大部份國家的減碳目標落後,但還是得繼續努力。

台灣碳排不減,恐拿不到蘋果訂單

台灣因為並非聯合國一員,不夠積極,這很可惜。許多國家都說2050年時要達到碳中和,就是用減少排放或是抵減的方式,達到淨碳排為零的目標。但台灣的目標卻是2050年人均溫室氣體年排放從10噸降到5.2公噸 ,這個目標不夠大,全世界都不能接受。

氣候變遷已經進入緊急狀態,30年前人們會說,「地球未來會面對怎樣的危機」,但以前講的未來已經變成現在。(Shutterstock)

我常常跟蔡總統討論,我們的努力不夠。所有政治人物都說要拚經濟,包括總統參選人,但是台灣的政治人物還不了解,如果全球氣候變遷繼續加劇,經濟是無法永續的。

2020年各國檢討巴黎協定實施進度之後,如果對減碳有更強烈的制約,台灣出口也會有問題

譬如說加州政府前幾個月說2050年要達到零排放,還附加一條:進口貨品要追蹤碳足跡,所以像蘋果可能會說,如果台灣製的晶片不把碳排減少,我們就不能買。如果全球開始追蹤碳足跡,而台灣產業碳排維持在高點,經濟是會垮掉的。

去碳化不是未來的事,而是現在的事

政治人物總以為氣候變遷是以後的事,這個世紀末或者是2050年以後的事,因為總統想的是,他的任期到幾年,所以我常常跟蔡總統討論時,她也說氣候變遷是下一代的事。

氣候議題跟政治家的時間尺度似乎脫鉤了,他們只想處理眼前的事。

問:我們看到全球投資趨勢都在走「去碳化」,但台灣企業,尤其是中小企業,似乎普遍無感或做的有限,請問為何會如此?建議企業怎麼做?

答:這跟政府領導方向有關。我們如果政策是要把溫升控制在1.5度內,我們要能源轉型,更要社會轉型,大家要知道怎麼走。

北歐國家的高中生,都能討論他們對政府的減碳措施政策有什麼看法,但是在台灣,我們不知道政府的決心做法是什麼,這就和領導力有很大的關係。

另一方面,我們確實也在努力增加再生能源,尤其是太陽能和風力發電的投資,但是努力夠不夠快?還有沒有其他努力方向?好像政府並沒有很努力去溝通這個問題。

(王建棟攝)

台灣位於亞太的地震帶,太平洋沿岸像菲律賓、印尼,他們地熱利用得很多,台灣在地熱開發大幅落後,所以這是我們要好好檢討的。

台灣從以前到現在的經濟發展怎麼來的?是無止盡的從國際市場上取得化石能源,然後再無止盡的排放。如果要急速減碳,就不能再無止盡的燒這些化石燃料,未來這個條件可能不復存在,要想著未來可能有一天,市場上這些化石燃料會因為課徵碳稅,外部成本內部化,而愈來愈昂貴。

現在各個國家都要想著解決自己的問題,就是以再生能源取代進口的化石能源。台灣的水和電價在國際標準都很廉價,但是每次只要講到水電價,政治人物為了選票就沒有辦法談下去。

其實應該要把這些外在的空氣污染和排碳都變成成本,課徵碳稅,再把這些稅做適當分配,就能夠避免貧窮人口負擔太大。企業可能短期會反對,因為傷害短暫的利益,但如果企業是想要長遠經營的話,他們會支持。

地球並非無窮盡,無限消耗的路已走不通

問:現在政府在講減碳,增加再生能源固然是重要目標之一,但除了能源轉型,是否還有其他重要工作?

答:除此之外還有交通轉型,例如以單車等低碳運輸取代人人開車的移動模式,更重要的是社會整體發展模式轉型。

人類社會的進步都是以消耗比較多,消耗愈多物質和能源,才能帶來經濟成長。但地球環境畢竟是有限的,資源並不是無止盡的。

現在我們說經濟如果要一邊擴張,但是二氧化碳要減少,好像是有矛盾的。很多人說在資本主義世界,自由市場會解決一切,我說如果地球是無窮大的,你可以這麼說,但我們消耗的資源無窮增加,這條路已經走不通了。

「成長是無限的,資源是取之不盡的」想法,必須徹底改變改變,地球環境畢竟是有限,並非是無止盡的。(Shutterstock)

挪威前總理、首屆唐獎永續發展獎得布倫特蘭(Gro Harlem Brundtland)來台灣參訪,她來台的時候就說,很奇怪,台灣不產石油,石化原料都是進口的,為什麼石化工業這麼大?這是她的一個疑問,當然以前十大建設裡面石油和石化企業對台灣經濟有幫助,但是現在繼續這樣走對嗎?耗能和高污染的產業,在小島上應該縮減才對。

「成長是無限的,資源是取之不盡的」這個想法,是要改變的。

未來全球經濟戰爭,可能會是比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戰爭。台灣是很吃虧的,所以我們社會要轉型,能源要轉型,耗能、高污染的工業在台灣該轉型。

問:前陣子美國民主黨在總統初選辯論中,有一天專門是討論氣候變遷,台灣總統參選人好像並不熱衷討論這議題,請給他們一些建言?

答:以前很多政治家以為極端氣候、氣候變遷是長期的事,他們的政治是短期的,所以這是下一代的事。包括蔡總統,我跟她談了好久,她都覺得這是下一代的事。(延伸閱讀:熱浪愈來愈致命 歐盟執委會首位女主席:我們要氣候中立!

現在很多人已經驚醒,因為我們說「不見棺材不流淚」,而現在很多地方,是已經見到了棺材。從人造衛星看整個地球,看到西伯利亞在燒、歐洲在燒,亞馬遜也在燒。

遭遇極端氣候侵襲 ,日本舉國重視氣候變遷

氣候變遷的威脅已經壓到我們頭上來了,不能不改變。今年是因為颱風較少,如果有一兩個颱風帶給台灣很大災害,我想很多政治人物就可能會醒過來了。因為颱風是跟全球暖化有密切的關係的,暴雨會更大,風也會更大。(延伸閱讀:比恐龍滅絕還快速的第6次大滅絕,人類難以避免的未來?

日本對於氣候變遷的態度,尤其從去年到今年,比起台灣可說是驚醒很多,就是因為極端氣候的關係。

日本最近對極端氣候愈來愈敏感。東京大學最近就成立了不分系的東京學院(Tokyo College),做綜合型的研究,探討人類未來,一個項目就談到2050年的人類社會。
 
所以我們常常在談全世界的「永續發展」,我常常有意見。什麼叫發展?一個人躺在床上不做事,一天需要的能量是100瓦特,美國一個人一天花的能量是1萬瓦特。瑞士人就說,其實一個人2000瓦特就足夠了,但如果全球每個人都向美國發展的方式看齊,才叫做發展,這是有矛盾的。

所以我常講,大家對「永續發展」的觀念要改變,如果不改變,東南亞國家都要跟著美國走的話,不可能的,地球沒有這麼多資源。

永遠衡量發展的指標,就是產量多少?可以賣出多少?消耗多少資源?哪裡有市場?成長是建立於消耗和生產上,所以才有工總主席跟政府說,要幫助我們解決五缺。所以他們不考慮到兩多:污染多、溫室氣體多,五缺還無法解決,這兩多就會把他掐住了,因為地球不是無窮大的。

學術界、年輕人都應該要有一個討論,我們應該怎麼走,現在政府一直覺得他們很努力提供再生能源,增加太陽能跟風力,但是在這努力之外,我們目前社會在發展的方向,能夠把問題解決嗎?這是一個很大的討論。

對抗氣候變遷,全球每個國家都該貢獻

問:在挽救氣候變遷上,台灣究竟可以做什麼?該做什麼?

答:我看到像德國很努力,但是我也跟德國教授說,德國2050年要達到零排放目標,我相信你們可以做到,北歐國家可以做到,但很多亞洲國家做不到,全世界無法做到的話,還是不行的。全球要合作,合作就會牽涉到能源轉型跟儲能怎麼做。

台灣目前的碳排放量很高,人均一年超過10公噸,目標是2050年減少到5.2公噸,這是我說世界不能接受的,如果台灣社會真正能做到人類永續發展的榜樣,那我就會很高興。

但是要做榜樣,我們要先去計算在這塊土地上,太陽給的能量有多少?風力可以用到多少?然後慢慢的計畫說,我們在能源轉型、社會轉型上面,怎麼樣走才能達到目的。

(Shutterstock)

如果我們替東南亞的國家做一個榜樣,走出一條路,那我們就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了。(延伸閱讀:氣候少女通貝里怒吼後,這麼小的台灣能做什麼對抗氣候變遷?

台灣立即該做的觀念翻轉有三點。

一個是對發展的觀點。我十幾年前在日本演講,說人類社會是過度開發的世界,有位主席不同意我的看法,不瞭解為什麼是過度發展。十年後,有一天他看到我就說,李教授,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講說人類世界是over developed。

我們談永續發展,好像大家只講發展、發展,而把永續這兩個字忘掉了。

地球資源跟人口多少都有一定,我們的消耗都是過度開發。所以對於「發展」的觀點,台灣也要改。我們到底要拼經濟,還是拼人類的未來?台灣居民生活的改善,不是說錢愈多愈好或是規模愈大愈好,這在國際上已經有很多共鳴。

第二個是全球合作。在國際市場上,大家常說,資源分配問題可以透過貿易解決,但是溫室氣體的排放,是每個國家都要解決自己的問題。當然每個國家不各自努力的話,全球目標是達不到的,但是如果全球不合作的話,也不會解決。

第三個就是即刻行動。現在不幸的是,在這次的總統競選過程裡面,沒有一個候選人能夠把危機看清楚,沒有一個候選人能夠聽更好的意見。我說我對蔡總統抱有希望,還是希望她能改變,才能真正瞭解目前的情況。

以前她一直說,2025年以後的事是下一代的事,我要告訴她,下一代就是現在我們這一代,就是現在這一代的事。

我們不是沒有希望,只要大家覺醒就有希望。(責任編輯:吳凱琳)

資料來源https://reurl.cc/zyZNmp

QR Code
QR Code